福州新聞網 >> 閩都大家

梁鳴謙:協助創辦船政與治臺功臣

發布時間:2018-12-24 10:34:58  來源:福州晚報

梁鳴謙:協助創辦船政與治臺功臣

梁鳴謙

  一

  福建船政對中國近代史貢獻巨大,自創辦以來,大開近代中國新風。在船政創辦過程中,造就了許多精英人物。左宗棠、沈葆楨等人懷著強烈的使命感和實干精神,推動船政事業發展,許多船政先賢勠力同心,成就了大事業。

  梁鳴謙長期作為沈葆楨幕僚,在造船、“巡臺”事業中,始終“居之無倦,行之以忠”,堪稱晚清船政與治臺功臣。

  梁鳴謙(1826—1877),字禮堂,閩縣(今福州)人,世居倉山梁厝。少年從學于族叔梁少皋,年十九考中秀才;道光二十六年(1846),中舉于鄉;咸豐九年(1859),赴春闈,成進士。旋入禮部實習政事,雖屢躓,然“無頹唐氣、骯臟氣”。后授吏部考功司主事,派軍機處稽勛司行走。因母老,要求釋褐回閩,迎養奉侍。在鄉中,梁鳴謙開館授徒,就其問業者,“皆騰達而去”。因其能詩會文,故而聲名鵲起,其族叔少皋談及,輒有青勝于藍之嘆。

  二

  沈葆楨初識梁鳴謙于京師,結交以后,久而敬之。同治五年(1866),周壽山撫閩,沈葆楨極力推薦梁鳴謙為巡撫衙門文案,處理公牘文書。同年,閩浙總督左宗棠倡議創辦福建船政以自造機器輪船。次年,身為總理大臣的沈葆楨,延聘梁鳴謙入福建船政衙署?!皶r船政開局不久,機器來自國外,皆人所未見,不知其名。其(梁鳴謙)深入各廠,請教洋匠,依據機件特性,擇用漢語命名,成為近代西洋機器漢語定名的先驅,因功加三品銜?!蓖尉拍辏?870),其妻李夫人卒,因家事無所托負,遂舍船政事務,還家授徒。

  同治十三年(1874),沈葆楨臨危授命、奉旨巡臺,倉促中請梁同行,鳴謙“毅然許之”。同年五月,梁鳴謙跟隨沈葆楨由馬尾港乘“安瀾號”輪船渡臺。抵臺后,沈葆楨全面籌臺,“不僅達到驅逐日寇的目的,而且鞏固臺灣防務,推進經濟開發,取得清政權統一臺灣以來,對臺管治的重要業績和巨大成功?!倍@之中,與梁氏之助力,息息相關。梁鳴謙作為沈葆楨幕僚,沈的大部分奏章、公文皆其草創。梁還時常建言獻策,其中就包括建議福建巡撫移駐臺灣,臺北設一府三縣等事宜,沈對其意見,多予嘉納。

  梁鳴謙仰慕鄭成功其人,“對鄭成功收復臺灣和開發臺灣十分崇拜,認為鄭成功的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精神深得人心,可以激勵臺灣人民反對外來侵略和穩定臺灣的形勢?!彼弥腥颂岢鲆ㄔ爨嵆晒魰r,就建議沈葆楨將此事提上議程,上奏清廷,盡快落實。光緒元年(1875)正月,清廷準奏。祠成之日,梁為沈葆楨代擬楹聯,聯句為:“開萬古得未曾有之奇,洪荒留此山川,作遺民世界;極一生無可如何之遇,缺憾還諸天地,是創格完人?!?/p>

  三

  光緒元年(1875)四月,清廷諭令沈葆楨任兩江總督,兼充南洋通商大臣,梁亦隨沈至兩江督署,時葆楨病甚,將其倚為股肱,大小事皆與之咨商或委其代辦,即家中有童仆蕩檢逾閑者,亦繩之以禮法?!白拥軓U學以嬉,訓諭之,使感泣而后已”。

  沈葆楨器重梁鳴謙,有心栽培提攜,向清廷舉薦其在臺事功勞績,其職銜遂進階二品,誥授通奉大夫,以候補道任用。梁鳴謙雖獲殊榮,在穿戴與出行上享受相應待遇,但并無具體職事。外間“或指其頭銜曰:‘可以出矣!’”鳴謙生性淡泊寡欲,不想鉆營以謀“實缺”,對人曰:“吾以此冠服,坐三椽老屋中,受童蒙拜,示之曰:‘此稽古之力也,足以豪矣!’經世非吾任也?!倍膊⒉幌蛲[逸林泉,忘情于世,“每談時事,輒慷慨激昂?!?/p>

  四

  光緒二年(1876)八月,梁鳴謙回閩,主講福州鰲峰書院,曾告訴謝章鋌曰:“今而后將閉門以求吾誠矣?!鄙蜉針E得知此事,極為贊許,致信曰:“知延主講鰲峰,此則蔡聞之(世遠)、林青圃(枝春)諸先生所欣慰者,非徒后進景仰已也?!?/p>

  無奈時運不濟,光緒三年(1877)五月,卒于閩山巷府第,年僅52歲。當時聞訃者泫然欲泣。梁鳴謙一生以事功為重,衣不完采,不事修飾。沈葆楨與其“晨夕十余年,未嘗見其衣履整潔”“禬袺常不全,時或以繩續帶”。一日,他自指其衣,向眾人夸耀曰:“‘此新出刀尺者也’。既而視之,兩袖墨痕狼藉矣?!鄙砗笥小读憾Y堂文集》、《靜遠堂詩文集》(8卷)、《筆記》(2卷)、《詞存》(1卷)、《四十科條對試策》、《新選歷科條對試策》等。

  五

  梁鳴謙是晚清創辦船政和治臺功臣,其高尚情操與社會責任感深值得后人學習。在才學上,他除了善寫書牘,還擅長詩文撰作,其詩似王漁陽,文似歸有光。

  “南社”是閩中重要詩社,咸豐年間曾是“風流文采,照耀一時”,在當時閩中詩壇頗有影響。梁鳴謙是南社創辦人之一,經常參加詩社活動。咸豐四年(1854)八月,在他的“嘯篁軒”中雅集,從林直的詩中,我們可以得見梁鳴謙“嘯篁軒”的環境:“梁子讀書處,幽篁如許深。風來香細細,夜靜思沉沉。暗恐蛟龍伏,清疑鸞鶴吟。當筵多逸侶,他日望成林?!惫饩w六年(1880),龔易圖在福州烏石山雙驂園內創建南社詩龕,以紀念梁鳴謙等南社詩人。社友楊叔懌作組詩緬懷,其中提到梁鳴謙的詩曰:“讀書老梁灝,好學苦搜求。觀政分儀部,辭官戀故邱。文章傳后進,功業佐諸侯。但說皋比望,當為鄒魯留?!?/p>

  同治年間,梁鳴謙在沈葆楨衙署參加詩會,領《讀騷》詩題,作絕句三首。下錄其二,以賞其才學和情懷。

  其一曰:“一讀舟中投一葉,遺臣悲憤劇無端。美人香草今誰悟,古調翻為靡靡彈?!逼涠唬骸百Y菉盈庭怨茝蘭,一篇反復起長嘆。誰知三戶今余種,爭上中興大將壇?!?/p>

  謝章鋌與梁鳴謙少時就已熟悉,后更以文相知,交往甚深,常促膝終日。他評價梁鳴謙曰:“禮堂固擅才華,家又貧,因多牽率,未能專精于是?!彼庸匐m勞甚,也未嘗釋卷,有所感觸則筆之于書,且填詞賦詩,是其終身精神寄托。他曾于咸豐年間加入聚紅榭詞社。咸豐七年(1857),太平軍戰火延燒福建,梁鳴謙痛悼時艱,作《八聲甘州·聞警》詞一首,曰:“更連天,烽火入關河,羽檄夜紛騷。想山城如斗,魚龍怒舞,猿鶴悲號。豈少巖疆天塹,鎖鑰不堅牢。嗚咽雙溪水,逐日滔滔。才聽饒歌鼓吹,擁煌煌金印,痛飲葡萄。怎兜未解鍪,風雨泣旌旄。累軍人,重斟別酒,悔從前,容易脫征袍。君休矣,高冠短鬢,珍重爬搔?!痹~句慷慨豪放,詞筆清麗華美,透出他對清軍不堪一擊的痛心。同時,從詩詞藻飾中也足見其文思才情。

  俗言“志猶學海,業比登山”,梁氏中道殂落,業有未竟。謝章鋌曰:“以禮堂之才之美,加之以精進,誰能測其所至,彼豈以此所已至者為至哉!”(陳常飛)

和老外交换太大了第二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