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聞網 >> 閩都大家

漫說林佶書法藝術

發布時間:2019-01-16 09:25:13  來源:福州晚報

漫說林佶書法藝術

  “當門有竹徑無花,新結茅齋倚樹斜。廣設陳編凈掃地,冬烘頗復稱貧家?!薄皹銓W齋”新成之日,林佶援筆記之。

  雍正元年(1723),林佶因陳夢雷事被免職下獄,不久放歸。在鄉中,林佶修繕“光祿里第”,分別建筑“樸學齋”“陶舫書屋”,并在其中讀書、著述。

  一

  林佶(1660—1739),侯官(今福州)人,字吉人,號鹿原、鹿原學者、紫微內史,是清代著名藏書家、書法家、藏硯家。其人自幼好學,康熙三十八年(1699)中舉;康熙五十一年(1712)欽賜進士,旋授內閣中書,著有《樸學齋詩文集》《漢甘泉宮瓦記》《全遼備考》等。其人嗜書成癖,為藏書不惜變賣家產,家亦由是愈貧,荔水莊地,半屬他姓。據載,其藏書多達十幾萬卷,其中不少是謝肇淛等人舊藏,可謂縹緗充棟,當時“徐乾學鋟《通志堂經解》,朱彝尊選《明詩綜》,皆就傳鈔”。

  林佶“平生愛書癖,垂老未能釋”,但他不獨以藏書聞名,其書法在清初書壇,亦足名家。其書法作品“上自王公,下至琉球、高麗,無不購求藏弆焉?!彼臅鴮W思想與書體風格,可從相關文獻資料中考知一二。

  其人善書,篆隸楷行皆能,而在諸體中,又以小楷成就最高??滴跛氖迥辏?706)九月,皇帝北游歸駐密云縣時,林曾獻詩及手書《御制詩集》二函,交隨駕諸翰林進呈??滴醯圻^目后,命查昇等對其進行考察。查對其人書法、詩文擊節嘆賞,后受其引薦,“隨命在武英殿辦事,再寫《御制文集》一部”。

  林佶所繕寫的書籍,為當時工楷寫刻代表作品,備受推崇。林佶曾師從汪琬。汪晚年刪汰詩文作品為《堯峰文鈔》,囑托林佶手寫刊刻。此書與其手寫上版的王士禎《古夫于亭稿》《漁洋山人精華錄》,及陳廷敬《午亭文編》,被藏書家稱為“林氏四寫”。這種由書法家寫樣上板而刊刻的書,字體精美,具有書法韻味,它“較之明嘉靖以來所刻之書的那種橫輕豎重、筆道硬直、結構方整的匠人字體,似乎要柔美多姿?!睋嚓P資料記載,林佶在繕錄《漁洋山人精華錄》時,王士禎還多次致信林佶,與之商討相關事宜。林佶自身有深厚的文化素養,其繕寫過程,從某種角度上說也是對書籍的再次“??薄?,經其“過手”后,諸如文字訛誤、脫文斷簡等問題就會減少,加之其具有書法功底,故由其手書刊版行世之書,就同時兼具文化與藝術價值。古代的書籍多有不同的版本行世,致力于文獻傳承與收藏之人,對書籍版本頗為留意,故而其所繕寫之書備受人們喜愛與推崇?!啊仲ニ姆N’在版刻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堪稱清初軟體寫刻之白眉?!?002年,國家正式立項建設“中華再造善本工程”,其中“《古夫于亭稿》以其精美和珍貴,成了首批中華再造善本?!?/p>

  二

  林佶出身世家,“少以才學鳴于鄉”。其父林遜,曾在秦中為官,任上旁搜廣輯石刻拓本,“三十余年,共聚為三百帙?!逼湫至侄?,亦樂于此道,并著有金石考訂著作。這些都直接養成林佶的興趣愛好,正如其所說:“今之人以金帛田宅多者為豪耳,法書古帖視之如長物贅余,而余一門中,父子兄弟彼不之好?!绷旨以詹匾黄瑵h瓦,林佶稍長時,林侗曾出以相示。及林佶開始學書時,“知摹古文奇字,乃知是物可貴?!彼麑Υ宋锝K日摩挲不倦,并作有《甘泉宮瓦歌》一詩:

  甘泉漢宮遺古瓦,何年棄擲荒隴下。泥沙埋沒風雨剝,誰人物色求諸野。阿兄游宦入西秦,嗜奇好古搜沈淪。西京文字傳絕少,何意長生四字完形神。

  周圍一尺有二寸,水清翡翠光鮮新。非篆非隸含古意,不雕不琢歸元淳。歐陽集古見未到,劉攽博雅誰探真。二千余年復寶重,轉憶飛廉太乙俱成塵。

  當涂銅雀非儕偶,歷十四朝真可久。寶器逾晦逾光明,

  肯讓漳河片瓦傳不朽。

  載于石刻碑碣、明器磚瓦上的古文字,不僅能夠拓寬書家眼界,從中汲取筆法、結構等特點,從而豐富書法藝術創作,而且據此可以考訂文字,達到證經補史的目的。林佶“性喜金石”、博雅好古,一生沾沾于是,樂此不疲。

  林佶“尤長于楷法,又善篆、隸?!逼湫】ǘ壬瓏?,筆力剛健,作品早在乾嘉時就為人所爭相寶貴。梁章鉅曾收藏《甘泉宮瓦拓本跋冊》,冊中所題跋者皆清初詩老及鴻博名家,后梁氏又邀人作跋數通。其中郭尚先題跋云:“西漢石刻文字,僅五鳳磚耳。吾鄉林同人先生始得甘泉之瓦,一時耆碩爭歌詠之,世于是重漢瓦。鹿園先生繪為圖,以分許小字跋之,考訂既審,書更洞精,筆勢出同時陳六謙(陳奕禧)、姜西溟(姜宸英)上甚遠,蓋用意作也……”陳、姜二人皆當時書法名家,陳有“翰墨妙當代”之譽,姜有“康熙四家”之名,他們都是清代“帖學”關鍵人物,名重海內書壇。郭尚先將其書法置于此二人之上,可見對其書法藝術的肯定。同時,梁章鉅在《吉安室書錄》陳奕禧條下云:“國初康熙間書家,不能不推陳香泉(陳奕禧),香泉與吾鄉林吉人并駕齊驅……吉人以精楷勝,香泉以行草勝?!绷仲?,以小楷享譽盛名。清代畫家陳韶曾作《鄞江送別圖》,畫卷描繪萬斯同、萬言叔侄北上修《明史》,甬上(今寧波)證人書院學友等為其餞別之事。卷后有林佶跋文,書畫相得益彰,頗具史料價值與藝術價值。

  三

  學習書法,離不開臨摹。王羲之被人尊為“書圣”,其書法對后世影響極其深遠。林佶亦醉心于對其書研習,其小楷得力于王羲之《黃庭經》頗深。梁章鉅在《退庵所藏金石書畫跋尾》中記錄他所藏“宋文憲小楷冊”,云:“此冊手錄宋人曾宏父所纂各帖源流,凡二十九紙,每紙界烏絲欄九行,字字精楷,無一錯誤參差。吳匏庵先生以為有《黃庭》《遺教》筆意,可謂具眼。恭兒初閱是冊,疑為吾鄉林吉人先生所書,自是一家眷屬耳?!庇謸跆韪Α墩摃^句》云:“舉世都將細楷推,崎嶇薄宦托煙煤?!秷蚍濉钒灞緟⒎植?,卻自《黃庭》得法來?!贝苏梢娏仲バ】瑴Y源。

  林佶行書亦取法王右軍,曾比況曰:“舞鳳翔鸞跡最奇,蘭亭墨妙真吾師?!彼赜兴瓮亍短m亭集》,其師王士禎題跋曰:“《蘭亭》是右軍書第一,此本是古今《蘭亭》拓本第一,趙子固所得蕭千巖藏本,未知視此伯仲何如耳?”其篆、隸書取法高古,曾自言曰“篆隸手追秦漢體”,而尤用力于《曹全碑》,書風“妍媚帖妥”,觀其“海天旭日紋端硯”硯銘,與《中國古代書法家辭典》所收錄其隸書七言聯,正有此韻致。林佶亦“能篆刻,兼法漢印及宋、元,清勁工秀?!敝皇遣欢嘧?。

  林佶對于書法有著極大熱情,不單癡迷運筆技巧,也精勤于對碑帖的考訂。這從他《有以古玩名帖見示者,詩以紀之》組詩中,可以看出:“宣和秘閣久成塵,誰辨丹青贗與真。除是襄陽一流輩,能將慧眼騁評論?!薄爸芤蜐h鼎雜前陳,晉帖唐箋品更新。得此消閑才一日,便如世上幾千春?!?/p>

  史籍對書法作品的買賣早有記載,陳思《書小史》中所記,東漢孫敖“家貧傭書,后有金帛,洛陽咸稱善書而得富者也?!薄爸帘彼?,作者們已經常用貨幣來標志自己作品的價值?!薄皾櫢瘛币鄬贂摇耙詴B書”的一種方式,本無可厚非??滴醵拍辏?690),有人求墨寶于林佶。林佶不收其金錢,要求對方以書籍作為潤例,并作詩“不換鵝群換斷編……賴有洼心一硯田”為記。此乃其雅好藏書之表現,也可為其書法格調作一注腳。

  “小莽蒼蒼齋收藏有一軸綾本的《蘭亭序》,為林佶五十二歲時所寫,后有跋語,不只見其在《蘭亭》上用的功夫,更見其作書的心態:辛卯(1711)四月廿四日午馀,獨坐志在樓,雨窗無事,晉《禊序》臨三行畢,忽驟雨旋風,林木顛簸,亟閉四窗。趨下樓,忽震電從樓前桐樹起,大聲霹靂,煙熠迷離,紙窗迸裂如蝶翅,令人眩掉,移時乃息,因輟不書,次日乃足成之?!兑住吩弧痼@百里,不喪匕鬯’,彼何人斯。然舜不迷,孔必變大圣人。當天地怒氣,未有不警懼,斯即敬天之學。因紀其事于后,鹿原林佶識?!痹诎险Z中,林佶不記錄書法上用筆、結體、章法等法帖形式特點,適遇“驟雨旋風”后,敬畏之心油然生發,于是擱筆感慨。此正是古人書學思想之反映,他們不僅把書法當作一種寫字技巧及怡情養性之手段,更把書法視為一種至高無上的“道”,認為“書之為功,同流天地”,可以“翼衛教經”,故在書法批評史上有“人正則書正”之說。

  林佶文師汪琬,詩師陳廷敬、王士禎,其所作“題畫詩,也頗有情趣,生動清新”。博覽群籍為其平生所好,終年未嘗舍離。且平日“慎獨”,自律性高,他曾欲請人為自己繪制讀書圖,以懸掛書齋自警,有詩曰:“欲請高人作畫圖,個中著我事咿唔。晚來相對青燈下,一樣須眉愧此夫?!睍业奈幕摒B與氣質性格,決定其書法作品格調。黃庭堅有云:“若使胸中有書數千卷,不隨世碌碌,則書不病韻?!贝耸鼛卓蔀榱仲ㄗ饕辉忈?。(陳常飛)

和老外交换太大了第二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