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聞網 >> 閩都大家

“神行太?!比~景陽

發布時間:2019-02-20 10:59:48  來源:福州晚報

“神行太?!比~景陽

斗笠臼

  永泰縣蓋洋鄉碓頭村葉氏祖厝大廳里,貼著墻根擺著一尊石臼??词誓切误w,估摸有100公斤重,它蹲踞這里已有300多年。石臼的來歷有個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叫葉景陽。

 ?。ㄒ唬?/p>

  葉景陽生于清乾隆年間,相貌英俊,身材魁梧,自幼習武,膂力過人。他憨厚老實,以種田為生,農閑時節,義務教授同宗后生武藝,深得族親敬重。

  一日,他在田間插秧,天氣突變,大雨傾盆而下。他沒帶雨具,急忙躲到一戶人家檐下。兩個時辰過去了,雨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眼看暮色就要降臨,葉景陽打算向主人借頂斗笠。

  那個矮胖的女主人是個刻薄的主,聽說過葉景陽的武力好生了得,但未曾親眼見識過,便帶幾分冷淡地朝廳中的石臼努了努嘴:“斗笠沒有。那個你要是戴得上,那就帶走吧,也不用你還了?!?/p>

  葉景陽一聽,心里明白:這分明是刁難自己。

  葉景陽二話不說,把辮子盤繞于脖頸,一個箭步趨前,馬步一扎,雙手抓牢石臼的邊沿,氣沉丹田,蹲下身,胳膊一甩,腰一挺,石臼便似風箏一樣上了他頭頂。

  葉景陽高擎著石臼,邁開沉穩的腳步,從臺階到下埕,收住腳,轉向矮胖女人,聲如洪鐘:“大嫂,謝謝啦!我這就戴著回家?!闭f罷,他回轉身朝著家的方向疾步而去。

  “唉……”矮胖女人看著葉景陽遠去的身影,追悔莫及。

  妻子見葉景陽從雨簾中舉著個大石臼走回來,嗔怪道:“你這老不正經的,哪根神經搭錯了,怎么偏偏挑這么糟糕的天氣拿這笨東西,只要一個踉蹌,就夠你倒霉的……”

  葉景陽本不想告訴實情,怕妻子笑話自己“愛逞能”,可妻子“嘮叨”個沒完,便如實相告。妻子聽了差點笑岔了氣,“你呀,就是呆,人家那是試探你,你還當真了……”

  葉景陽撩起一角衣襟,擦拭臉上的汗水,滿臉憨笑,“‘斗笠’就擺在這了,今兒起,舂米、舂白粿,任你使得了?!?/p>

  后來,人們稱這石臼為“斗笠臼”。

 ?。ǘ?/p>

  葉景陽的腿腳也非同凡人。

  一天夜里,熟睡的他被急促的敲門聲驚醒?!罢l呀?”“我,五嬸。景陽,你五叔肚子痛得厲害,快幫忙找醫生!”葉景陽一聽,連忙一骨碌下了床。

  葉景陽火速趕到五叔床前。只見五叔腹脹如鼓,蜷成一團,痛苦的叫聲仿佛要把房梁給震塌下來,豆大的汗珠布滿蒼白的臉龐。五叔一家老小都手足無措。葉景陽很快鎮定下來,他想起鄉境內烏石禪寺的住持。住持法號惠圓,耄耋之年,精武通醫,也許能救五叔一命。景陽平日里經常跟住持切磋武藝、品茶論道,交情甚篤。

  才一炷香的工夫,惠圓高僧就被請到了五叔的床前。

  惠圓高僧很快就開好了藥方,交到景陽手里。景陽接過藥方一看,犯難了,方子中有幾味藥就地取不到材,必須跑到縣城藥鋪才能抓到?;輬A高僧也無奈地搖了搖頭,嘆息:“此去縣城來回近三百里,除非神行太保在世,天亮前,要是服不上藥,恐怕……”床邊的人一聽,都控制不住傷心的情緒而黯然落淚。

  葉景陽毫不猶豫地把方子往衣兜里一揣,大步流星,直奔縣城而去。

  一路上翻山越嶺,跋山涉水,光大樟溪還要渡好幾個來回,到了距離縣城差不多二十里的礁瀨渡口,差點翻船落水。礁瀨南渡口,擺渡工夜間沒有在渡口值守,渡船泊在岸邊,纜繩系在古榕的樹干上。不諳水性更沒有撐船經歷的葉景陽硬著頭皮解開纜繩,揮起長竹篙,把船往北岸撐去。礁瀨,顧名思義,以礁多見稱。船到了溪中央,一不留神,船頭撞上暗礁,使勁晃蕩。幸好葉景陽身手敏捷,臨危不亂,十分冷靜地將手中的竹篙對準左右礁石,左點右頂,沒幾下就讓船漸漸地停止搖擺。上了岸,顧不上喘息,又速速趕路。到了縣城南門外,又有一條河流——清涼溪阻隔著,所幸逢枯水期,木構浮橋已經重架起來了。只是橋面鋪滿霜花,格外濕滑,葉景陽稍稍放緩腳步,過去了。

  他敲開了東街百年老藥鋪——濟民堂的朱漆大門。濟民堂伙計開門一看葉景陽那樣子,驚詫得眼珠子都轉不動了。原來,葉景陽赤裸著上半身,他一路奔跑,大汗淋漓,把衣服脫了拿在手上,身上還冒著熱氣?;镉嫲讶~景陽請進堂中,為他沏了一杯熱茶,問清原委,動了惻隱之心,十分麻利地抓妥了藥,交到景陽手中。景陽遞過去五枚銅錢,伙計只收下三枚,說:“本錢夠了?!?/p>

  葉景陽謝過伙計,抬腳就要跨出大門?!皶呵伊舨?!”伙計好像記起什么,徑直進了內屋。還不到十秒鐘,他就手里拿著一包東西出來了,隨后將其遞到葉景陽手中,說:“你一晚上走了這么長的路,我看你肯定餓壞了。這幾塊光餅帶著路上吃吧?!比~景陽感動得眼眶潮濕了,朝伙計深鞠一躬,便邁開大步,往回趕。

  葉景陽好似腳下踩著風火輪,公雞第二遍啼叫的時候,趕回五叔屋里。五嬸很快就熬好藥給五叔喂下。

  當第一縷曙色出現在天邊的時候,五叔的呻吟聲漸漸消停下來,臉色也逐漸紅潤起來……

  當太陽從東山之巔露出臉來時,葉景陽才安心地回到床上,安然酣睡。

  歲月悠悠,多少風塵湮沒于歷史長河。然而,葉景陽的名字,跟那尊“斗笠臼”一樣,永遠留駐后人心中,并口口傳頌。

和老外交换太大了第二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