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聞網 >> 閩都大家

漫談曾暉春四代人與翁心存父子的世誼

發布時間:2019-03-01 16:17:47  來源:福州晚報

  (一)

  清代福州“鶚里曾”家族的曾暉春(1770—1853)進士,是民族英雄林則徐的“兩姨表”親表哥,他的五個兒子如數登上乙科,均為舉人;其中,次子元炳、三子元海、四子元燮又登上甲科,俱為進士。難能可貴的是,暉春、元炳、兆鰲(元炳之子)、宗彥(兆鰲之子),父子孫曾四世直系接連進士,為清代福州所僅見。

  曾元海(1797—1833),字葉蘇,號少坡,是曾暉春諸子中最早考取功名的一位。他于嘉慶二十三年(1818)考取舉人,道光二年(1822)考取壬午恩科二甲第二名(即全國第五名)進士。他歷任翰林院編修、乙酉科貴州鄉試主考官、丙戌科會試同考官、廣西學政等職。在學政任期滿即將還朝時,曾元海途中以奔祖母陳帖(林則徐的大姨媽)喪而回福州,后于道光十三年(1833)二月二日卒于家中,年僅36歲。他生前的同年同科進士翁心存(二甲第三名),與其友誼深厚,因此兩家結為世交。

 ?。ǘ?/strong>

  而今知道翁心存的人,絕對不會多過知道其子翁同龢(1830—1904)的人,因為翁同龢被康有為抬到了“中國維新第一導師”的地位。事實上,翁心存官至大學士,還是勝過了兒子的協辦大學士;但是狀元翁同龢曾任軍機大臣,而心存并沒有。

  翁心存(1791—1862),字二銘,號邃庵,江蘇人。中進士那年,他31歲;而曾元海只有25歲。作為“年兄弟”,“年弟”的名次還在“年兄”之前,因此“年兄”對“年弟”是另眼相看的。

  起先,翁心存的為官軌跡與曾元海差不多,也是入翰林,然后外放擔任鄉試主考官、學政等。這兩位“年兄弟”的仕途本來均是十分順暢的,可惜“年弟”后來早亡。翁心存于道光十七年(1837)出任上書房師傅,直至升為總師傅,教授后來的咸豐帝、恭親王奕和惠郡王綿愉等。咸豐八年(1858),他官拜體仁閣大學士。晚年,又入值弘德殿,侍讀同治帝,以大學士銜管理工部事務。翁心存卒后贈太保,謚文端,入祀賢良祠。

  據《翁心存日記》不完整的記載,道光五年(1825),翁心存來福州主持福建鄉試,為時僅三個月。在榕期間,他曾在閩縣知縣陸我嵩等幾位同年的陪同下,泛舟小西湖,登宛在堂。(1825年)11月4日,翁心存離榕,赴任廣東學政。離榕之時,來送行的門生有林則徐唯一的胞弟林霈霖等人。先輩翰林少穆(即林則徐)與他交談良久,“曾霽堂(即曾暉春,號霽峰)年伯亦來”。此次送行,因少坡(即曾元海)不在家鄉,故未出現。

  此后,翁心存在日記中,三次提及曾元海,時間分別為1833年3月4日、1834年12月18日、1835年3月25日。他在文中說,少坡于道光十三年(1833)二月中殤。后來,他問周姓仆人,得知少坡夫人于當年六月生了遺腹子。文中關于少坡1833年、1834年的記載,均是提到少坡之兄曾元炳,或稱其為明府(對知縣的尊稱,元炳時任安徽桐城縣令)。文中還提及曾兆鰲在其父署中,19歲早已入泮(并已中舉)。1834年12月18日至19日,翁心存途經桐城,第一天元炳雖外出,但供給心存的飯菜很豐盛。文中的1835年3月25日,則是說,少坡之弟曾元燮等人攜侄曾兆鰲來見,他們皆是舉人(元燮、兆鰲先后于1838年、1844年成為進士)。

 ?。ㄈ?/strong>

  曾兆锽,即前文提及的曾元海的遺腹子,也是唯一的兒子。曾兆锽,字于樂,號儀如,同治三年(1864)舉人,官至四品銜、戶部江西司郎中。他的長官(戶部尚書),即是翁心存的幼子翁同龢。翁同龢步其父翁心存的后塵,為同治、光緒兩朝的帝師。翁同龢撰書的四條屏,原是送給曾兆锽的,現已傳至曾兆鰲(字于柱)第四孫曾毓雋的外孫黃以榦。

  其全文如下:

  “移步出詞林,停輿欣武宴。雕弓寫明月,駿馬疑流電。驚雁落虛弦,唬猿悲急箭?!?/p>

  “聲含嶰谷曲抱云,門將鷸集鳳比翼。巢鴛臨風亭而唳,鴝對月峽而吟猿?!?/p>

  “才雄白鳳,辯壯碧雞,以其宏達博識,召至軒檻,預觀其事,以獻其頌?!?/p>

  “夫其果行修潔,斯文彪蔚,諤不照乎?移華龍驥乎?云路?!薄坝跇匪男质来笕私虜v”“叔平弟翁同龢”。旁鈐陰刻“翁同龢印”,及陽鐫“叔平”章。

  此外,曾兆鰲的長子、近代中國陸軍之父曾宗彥(1850—1912)翰林,號幼滄,同治十二年(1873)亞元,光緒九年(1883)二甲進士。他是曾暉春的曾孫,是翁同龢錄取的會試門生。這是曾家第四代與翁家第二代的世誼。翁同龢在1898年戊戌變法初期,極為重視曾宗彥御史關于陸軍改革的奏議,曾親自督促朝廷有關部門予以抓緊辦理和落實。

 ?。ɡ詈裢?/p>

和老外交换太大了第二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