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聞網 >> 閩都大家

船政“五連張”考析

發布時間:2019-03-06 15:24:36  來源:福州晚報

船政“五連張”考析

船政“五連張”

  1839年法國人達蓋爾發明的攝影技術,堪稱十九世紀偉大的發明。攝影技術的發明,讓歷史穿越百年,真實而清晰地呈現在眾人眼前。筆者第一次見到船政“五連張”時的激動心情無以言表。此船政“五連張”現編入李共青先生與筆者合著的《中國船政之光》。

 ?。ㄒ唬?/p>

  船政“五連張”是由同期拍攝的五張單幅照片拼接而成的,故稱船政“五連張”,為李共青先生的藏品。它于2015年從歐洲拍得,來自船政廠長室秘書、船政前學堂教師博賴的遺產。船政“五連張”彌足珍貴,是迄今為止發現的反映船政建設較早的全景照片,為考據船政規劃及其建設過程和船政建筑等提供了重要的資料,極具研究價值。

  船政“五連張”拍攝作者為福州同興畫樓的攝影師。李共青先生收藏有一張福州同興畫樓當年開張時印刷的廣告,廣告用中英文印刷,標明福州同興畫樓位于福州南臺大嶺頂的旗昌洋行對面,即今倉山區觀井路西段。

  旗昌洋行是19世紀遠東最著名的美資公司,1818年由美國商人塞繆爾·羅素創辦于廣州。該洋行從事廣州至波士頓之間的跨國貿易,早期主要的經營項目是茶葉、生絲和鴉片貿易。1846年,旗昌將總部遷往上海外灘9號。1853年,由于戰亂,廣州和上海到茶葉產地的道路受阻,旗昌洋行直接去武夷山收購茶葉,循閩江運至福州,實際上是福州口岸的真正開辟者。

  李共青先生收藏有多幅福州同興畫樓拍攝于19世紀70年代關于福州和福建船政的老照片。目前,福州同興畫樓作品存世極少,為國外博物館所追求和珍藏,在拍賣市場上,其單幅照片市場價高于清末美國攝影家約翰·湯姆遜的作品。

 ?。ǘ?/p>

  沈葆楨在總理船政首折“船政任事日期折”中所奏“船政根本在于學堂”。從船政“五連張”可以看出沈葆楨在船政建設工程的安排上與其創辦船政培養人才的出發點是一致的,體現了他對教育的重視。因此在船政的先期建設項目中優先安排船政前后學堂的建造。

  同治五年九月(1866年10月)船政工程啟動,中國第一所新式教育的學堂——船政學堂同時成立。校舍尚未建成,學堂就開始招生了。船政學堂設立之初叫“求是堂藝局”,同年十二月初一日(1867年1月6日)正式開學。求是堂藝局設立初期,學生暫寄在福州城內定光寺(白塔寺)上課,后遷至馬尾,改稱船政造船學堂和船政駕駛學堂(船政造船學堂又稱法文學堂,船政駕駛學堂又稱英文學堂,后因二者相對船政衙門的方位,習慣稱造船學堂為前學堂,駕駛學堂為后學堂),對外招生105名,學制五年。據說,孫中山先生少年時曾計劃來船政學堂讀書,因阻于甲申中法馬江海戰未能成行,可見船政學堂影響深遠。

  1912年,孫中山視察福州船政局,贊譽“船政足為海軍根基”。李鴻章稱閩堂(船政學堂)為“開山之祖”?!肚迨犯濉芬卜Q贊船政學堂成就之人才,“實為中國海軍人才之嚆矢”。船政“五連張”反映了這段歷史。

 ?。ㄈ?/p>

  同治五年九月(1866年10月),船政基礎工程開始動工,先期完成行政及辦公區、學校及學舍等,塢外建設已粗具規模。

  沈葆楨于同治六年八月初八日(1867年9月5日)上奏:“竊臣于六月十七日馳赴馬尾蒞事……塢外之東迤北為臣及辦事各員紳公所,外列外國匠房三十間,周以磚垣,如鱗之次。外國匠房之左為法國學堂,后綴生徒下處三十間,其制略如匠房之式。又左為英國學堂,其生徒下處同之。下近江滸,則煤廠在焉。上倚山麓,則中國匠房在焉。循麓再上山之左肋,可以眺遠。臣飭前駐楚軍五百人因地筑壘,不特可攬船廠全局,沿江上下數十里風帆、沙鳥如在幾前。稍下則監督日意格所居也。在臣公所之右者外國醫生寓樓、匠首寓樓。其與日意格山樓對峙者,則副監督德克碑之屋。下為官道,將抵江岸,劃為官街,以便民間貿易。一切土木或已有完工,或已有三四分至八九分不等?!?/p>

  從奏折可知,沈葆楨于同治六年六月十七日(1867年7月18日)察看福州??诩按瑝]大概情形,奏章細述船政建設的進展情況,在先期完成的建筑中,有船政大臣的行政用房:船政衙門;有管理人員的行政用房:洋員辦公所、洋匠房;有教學用房:船政前學堂及學舍、船政后學堂及學舍;有管理人員的住房:船政正、副監督洋樓,外國教習寓樓、外國醫生寓樓、匠首房、洋匠房;有拱衛船政的駐軍營房:營盤(鎮海營,駐楚軍五百人);有船廠的生產用房:一號船臺和船亭。船政第一艘兵艦“萬年清”號屬“來料加工”,而船臺、船亭是組裝兵艦的基本操作臺,須在“萬年清”號各進口部件到達之前完成。

  奏折所提到的建筑在船政“五連張”照片中可以得到一一呈現。船政“五連張”照片中的船政建筑左起分別為一號船臺和船亭、洋匠房、外國教習寓樓、德克碑副監督洋樓、外國醫生寓樓、洋員辦公所、船政衙門、船政前學堂及學舍、日意格正監督洋樓、鎮海營、船政后學堂及學舍。沈葆楨奏章中提及的匠首房,因取景角度致建筑物之間遮擋未見。煤廠、中國匠房(東、西考工所)當年尚未建設,其余建筑均一一對應。據此,可推定船政“五連張”的拍攝時間在沈葆楨察看福州??诩按瑝]大概情形之前,即1866年10月至1867年7月18日之間,考慮到船廠建設這么大規模的建筑群需要的時間,再縮小范圍,拍攝時間為1867年5月至6月間。拍攝地點是東側圍塢近江面處。

  拍攝船政“五連張”的攝影技術為“濕版攝影法”。攝影師在拍攝之前先要制作玻璃感光基版,然后在暗房里進行火棉膠和化學感光藥品的涂布工作,并且要趁著藥水還沒有干燥的時候,馬上拍攝,曝光時間需要3秒到12秒。在室外拍風景,時間可以縮短,需要根據具體情況決定。

  “濕版攝影法”全套攝影器材及與之相連配套的制版、定影、顯影所需的暗房,總重量至少也有100多公斤,需三五個壯漢人挑肩扛。拍攝前,要提前考察好機位,設置暗房位置,暗房與攝影機距離不能太遠。天氣與日照光線極為重要,天氣一定是風和日麗,最為理想的是晴空無云;一般會選擇上午9點至下午4點,拍攝時間最好是在中午光線最好的時候?!吨袊狻分小按旌髮m”近景照拍攝時間約上午10點;“洋員辦公所”拍攝于1867年、1870年的相同角度、機位的照片,照片中洋樓上的時鐘顯示時間為下午3點30分左右。因此,船政“五連張”拍攝時間為上午9點至10點。

  在“濕版攝影法”階段,每個影樓、每位攝影師所配比的化學感光藥品略有差別,所制作的感光版亦有不同,所用鏡頭大小、相紙大小有其明顯特征,從此角度也可分析、考證拍攝者和拍攝時間等。

  “濕版攝影法”技術發明的1851年至拍攝船政“五連張”的1867年,相距不過16年,福州同興畫樓攝影師就能夠嫻熟地操作攝影器材并拍攝出大幅全景照片,在光線的運用、感光的把握、取景的角度、內容的反映及底片的后期修裁等,都堪稱大師之作。(胡珍寶)

和老外交换太大了第二部分